新东方纽约上市给中国教育带来了什么,新航道学校校长印象

图片 2

图片 1新东方校长:俞敏洪(微博)

图片 2新航道学校校长:胡敏

新东方作为中国第一家在纽约证交所上市的教育机构,催生了中国近10名身价过亿教师的发财机器,引来教育圈内外强烈关注。其强劲的一股25.9美元的市值前景如何?从美国甚至世界圈来的钱能否用到中国教育事业中去?新东方的上市模式能否拷贝,能为中国的教育特别是民办教育带来什么,种种议论众说纷纭。随着17日财务报表公诸世界,掌舵人、留学教父俞敏洪作为中国最富有的教师,度过缄默期,第一次打破沉默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新东方校长:俞敏洪

  ■新航道学校校长:胡敏

    成为中国教育第一股的坏处是什么

  在很多人心中,老俞不是凡人,而是民办教育的符号,是民办教育的君王。新东方是他的神殿,也是他的帝国。假如有一家媒体辟专版天天骂老俞,老俞也不会反击,因为他可以轻松地在另外几十家媒体找到话语权。他是如此地具有魅力,民办教育办个论坛,老俞一参加,数百家民办机构呼啦啦就跟过去了;在北大或任何一个机构办个讲座,如果不凭票入场不严格维持秩序,再大的场地都得挤出人命。细心的人总结说老俞的讲话听多了大都一个味儿,该平铺时平铺,该煽情时煽情,该哲理时哲理,甚至30%的资料雷同。然而这并不影响听众对老俞的崇敬。他职业的招牌式的笑容极富感染力,那样自信,那样随意,又那样狡黠。他已经不是一个传统的中国人了,而是一个国际的人,兼具有英语国家的思维和表达方式。他在公开场合说“我女儿亭亭玉立,你见了肯定会动心”——这哪里是中国本土父亲的语言?但老俞真的认为这没什么。老俞让中国民办教育雄起了,他被称为“教父”,很恰当。(2009年版)

  人称“胡雅思(微博)”的胡敏把他的新航道办得让新东方俞敏洪(微博)坐不住了。今天,新航道的雅思培训规模远远超过了新东方,新航道的新托福(微博)规模也逼近了新东方。不过,作为民办教育“教父”的老俞对老胡的事业表现出不安之外还有嘉许,在他看来,曾经新东方的“二号人物”胡敏就该有这样的水准。胡敏与老俞其实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远远不像媒体猜测的二人是所谓剑拔弩张的关系。这老哥俩都有西方人的思维习惯,即尊重值得尊重的对手。

   
新东方神话在大学生中传播:俞敏洪从一个插秧能手,经过3次高考才上了北大西语系,休学1年,以及被老婆骂成废物,戴着出不了国干不好事的懦夫的帽子,从中关村刷小广告的培训作坊干起,如今拥有两亿美元个人资产和10亿美元的集团资产。这样的经历被老俞在各个场合宣讲,新东方的成长史、老俞的成才史已经成了某种激励哲学运用在新东方的课堂上。   
今年,在美国东部时间9月7日上午9:25,一个通过教育产业成功上市的中国范例诞生了。   
一个考GRE的男生说,一天200个新单词的任务量,我面对着学校的院墙拼命地干嚎,背得快吐的时候,一想起自己只要努力就能从小人物变成牛人,感觉能推倒这面墙。   
但俞敏洪10月15日在福州面对万人演讲的时候,却说,我是你们的榜样,新东方失败了,我更是你们的榜样。到那时,你们可以看到我面对失败是怎么做的。   “难酬蹈海亦英雄”说的容易,做就难了。   
在准备上市的时候,他当众出了丑,“蹈了海”。   
去年9月,董事会下达了指令——新东方上市的步子要快点快点再快点。   
而当时,英语四、六级证书不与学位挂钩的政策出台,新东方收益锐减2000万元人民币。再加上公司一些部门,书生当权管理粗放,同时建立了6个分校,支出大大增加,所以整个新东方收益增加而利润却降低了!   
老俞死扛着不说。在北戴河一个饭馆里,老俞借酒浇愁。夜里散步回宾馆,借酒劲儿跳进水里浑身湿透。回到酒店,在同事面前他痛哭。   
上市,俞敏洪形容自己是“半推半就”。   
压力主要来自内部,公司要结构改造,需要借助外力;同时每个股东都存在对财富的渴望,谁不想把5万元变成50万元?当然也有和外部竞争的压力。对手如果融资成功,牛了,新东方的人才自然被其他上市了的公司吸引走。   
他表白的“半推半就”是否站着说话腰不疼呢?大股东徐小平告诉记者,在上市前几个小时美国纽约皇宫酒店里他问老俞:上市对新东方最大的坏处是什么?老俞说,压力太大了。   
业界人士分析,俞对上市“半推半就”、扭扭捏捏的主要原因是股东们财富扩容了,责任却不能成比例增加,以后出了什么问题,俞敏洪就是无限责任人,一个人担着去吧。而他市值两个亿美元的钞票只是数字游戏。作为公司第一负责人,如果他抛售交易则会造成公司出现财务危机的猜想,令股票大跌。   
新东方越来越大,老俞越走越孤独。当然,他有成功的减压方式,员工告诉记者,不然必疯!   
他喜欢到康西草原选择退役赛马,被誉为“野路子骑野马”,用极其难看的姿势驭马狂奔。
是随意指点江山还是闭嘴   
熟悉徐小平的人都不跟他一般见识。因为他是个50岁了还像个大男孩的教师,学生老师都喜欢他,“他说话都是即兴的,但不为自己负责”。一个老师评价,所以习惯后谁被他“咬”了一口,还会觉得他无辜可爱。
可以说成为亿万富翁的同时,徐小平就受到了当头棒喝。
一个新闻杂志报道徐小平这样的言辞:新东方的上市说明了中国教育的失败。
好一个发财伊始就狂妄、不可一世的议论!公司股东们大怒,因为这很有可能影响新东方的形象影响股价。
“徐小平,你以后闭嘴!”   
他委屈极了——因为他一口咬定那是断章取义,他给所有的朋友打电话倾诉自己的冤枉,“新东方只是中国教育的组成部分,我怎么可能这样下论断?”作为有名的睡神,他失眠了,逐一跟高管和董事们澄清—我只是说在英语教育领域呀,我说了在某种程度上,我还加了逗号……   但徐小平感到,这次他孩子般的辩解后没人原谅他了。一个月来,他都压抑着却不敢轻举妄动。如果说,俞敏洪在上市之前感受到的前所未有的压力来自业绩和利润,徐小平则代表了公司的员工和教师。   
上市意味着公司员工做的事必须要说,而说了的必须做。他们激情澎湃百无禁忌表达方式的终结;意味着每人在公众面前的一举一动都受到监控和广泛的评点。   
游击队要变成正规军,草莽英雄要进军主流精英。这是上市后才子们必须付出的代价。   “美国财长来中国,点名请俞敏洪到杭州吃饭探讨中国经济,他应该意识到上市后的不同”。新高管财务总监魏萍在加拿大工作8年后被俞请回,一起打造上市的大业。她和高级副总裁周成刚、陈向东都是当下新东方炙手可热的管理派精英。而新东方元老大股东徐小平、王强、包凡一、钱永强、杜子华一夜间崛起为教师富翁,实际上已经陆续淡出管理层和董事会。代替他们的是熟悉国际公司运作的独立董事。   
这几个新老学生熟悉的名字又恢复成了新东方普通的知名教师。教师闯天下,走向世界拥抱现代企业制度和股市,就是这样一个结果?他们过去都没想到。   
几年来新东方一直憋着要上市,元老们促成了此事,却也深感到老俞的变化。但他们最终选择了今天的结果。   
俞敏洪也承认自己的变化:对财务数据敏感了;思考问题要按国际标准了。本来计划45岁退休,现在不敢提,“要是引起了股市震荡,责任谁负?还是自己”。   
其实俞敏洪一直也是个有名的“大嘴巴”,面对媒体面对学生滔滔不绝纵横捭阖,有时候讲完了也会后悔。2002年以后,新东方不断壮大要求他向主流靠近,所以俞开始念稿。一个演讲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著名老师,竟然面对讲稿结结巴巴,他挣扎着脱稿来恢复流畅,但总因为说错话受到公司上下的批评。而今天的俞敏洪接受采访竟然拿了个黑皮大本,旁边多了陪伴的人提醒他说话要滴水不漏。一些问题,他开始使用外交辞令。   
从留学教父变成财富教师制造英雄,他形容,“上市就像结婚”。“结婚后我们通常会改变行为方式甚至是生活习惯,但不会改变人生观和价值观,我这个人没变。”
    国际热钱涌向中国民办学校    
中国民办教育开始吸引国际热钱是两年前的事。一些教育网络作为高科技概念而不是教育概念从国际游资募集资金。新东方作为一个教育机构也蠢蠢欲动。2004年,老虎基金的3000万美元无声无息地进了新东方的账,很快,扬州新东方中学和北京新东方总公司的贷款被还清了。   “很多私募企业都被引进的资金挤得半死不活。”俞敏洪强调新东方的不可复制性。老虎基金中国负责人陈晓红是俞敏洪北大任教时的学生。对当年的老师,她是存在着人品和做事的信赖的。所以老虎基金进入前连新东方的账目都没怎么认真审查,而且表示:钱如何花由新东方自主,对新东方业务不予干涉。   
当然,俞给了这笔国际热钱充分的回报。老虎基金在上市后价值翻了三番。   正因为一上市新东方在纽约交易市场上就业绩不俗,一股22美元,现在又涨到25.9美元。在此之前国际热钱,以为中国的教育机构不能上市,但新东方的成功,如此丰厚的回报让国际热钱爱上中国,大量基金拼命在中国民办教育中寻找合作伙伴。   
而俞敏洪认为,中国的民办教育机构没必要盲目地奔上市。   “投资人的要求就是增长增长再增长,上市意味着我个人生活被挤压了,悠闲的心态没有了。”俞敏洪说。他首先告诫民办学校的同仁:如果你并不想扩充人数和地盘,只希望做精,保持较高的质量,那上市会打乱你的思路。   “教育不像卖东西,只要把营销渠道扩展好就行。教育靠的是互动,要保持品牌,不符合教育规律的就不能做。”所以,“有老总因为上市激动得哭了,而我上市是痛苦得想哭。新东方是我自己种下的因,而结出的这个果只能我自己负责”。   
其次,他告诫民办学校,要在结构上管理上基本到位了再吸引资金。人家投了钱就成了公司的主人,比爹妈还厉害。你要进行公司结构的调整,打来打去,内耗造成了经营业绩不好,人家就先把你弄掉。
是商人,还是教育家?   
近日新东方前教师罗永浩在接受广州日报记者采访时说,“我认为媒体上说俞敏洪是最富有的英语教师的说法是不准确的,俞敏洪从来都不是一个英语教师,他只是一个商人。”   记者两年前专访俞敏洪的文章在网上遭到大学生痛骂!他们甚至不允许对老俞使用中性语言,一学生跟帖说:“你记者有什么资格指责老俞,请报班上课去,请走进新东方。”崇拜可见一斑。   
俞敏洪是商人还是教育家?记者认识他多年发现这是个截然对立的命题。   
俞敏红在北大写满了诗歌的脑子,后来写满了“红宝书”里的单词,后来写满了买地租房公司账目,再后来是财务报表上的数字。他对此很坦然,不论是公办的还是民办的,学校经营有一个共同之处,最优秀的校长一定是有思想的经营者。   
北京市委常委,教工委书记朱善璐在新东方上市庆功会上提出,中国的大学校长和书记们能不能从新东方的创业历程思考,我们的大学和我们的教育该如何办?“商人和教育家,是两种可以改造世界的人,为什么要把他们对立起来?”俞反问记者。   
草莽英雄要登堂入室确实不能不问出处。通过学习获得机会通过奋斗获得成功,这是很多草根共同的经历。而新东方成功的礼物背后,有昂贵的价签。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英语培训市场竞争激烈,你贴小广告就得挨刀子。俞敏洪一度想放弃。
1998年被劫两次死里逃生。不久,为安全起见将夫人孩子送到国外,从此牛郎织女。
2000年底,股份制改造,被排挤出董事会,新东方前途与他无关。 ……
几次大风大浪,正确的抉择给了新东方生命。如果没有过人的精明和学习能力,俞敏洪是不会有今天的。认识了这一点,就能明白,俞敏洪是个好老师——他的桃李遍天下,但新东方也是单大生意——教人成功的方法,换回真金白银。
上市给他的教育理想带来什么?能给他的学生带来了什么?老俞觉得上市以后自己讲座的规格提高了,他请来潘石屹、牛根生……与他共同宣讲成功哲学。在上市当天,俞敏洪要求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挂在纽交所正中,庆功会上徐小平号召与会者齐唱《歌唱祖国》。“这是作为教育者必须倡导的。”俞敏洪说。
“我不会给孩子留很多钱,上学一年一万美元总够了吧。如果他(她)毕业了找不到工作我就白生了这个孩子!”他用这种方式教育孩子。俞告诉记者,男人应该有责任感,但不能为儿子当牛做马。
“我的钱每一元都要花在刀刃上。我只做资助困难学生这一件事。”
教育应该作坊还是大生产
记者曾请徐小平到中国青年报喝咖啡。电梯从一楼到六楼,上来3个实习生,他们第一反应是震惊,然后目不转睛地盯着徐,激动,却一副不知如何表达的样子。他们一直将徐送进咖啡厅,徐小平说你们忙去吧,他们才不舍地离开。很明显,对有可能解决大学生就业的报社老师,他们不会有这种表情。
新东方创办后很久,都是作坊式的生产方式。这种精雕细琢的教育理念造成了偶像崇拜,俞敏洪、王强、徐小平三驾马车声名赫赫。而随着新东方做大,他们三人除了千人万人的讲座,已经脱离了教学第一线。
过去只有几个学生,而现在有100万学生,规模化教育的烦恼产生。一些学生告诉记者,王强磁性的嗓音,如大江大河奔腾的朗诵令人痴狂,可现在,再也没有这样的课了。适合学生价位的口语班多是大班,几百人一拨轰,又没有王强这样的天才老师驾驭,“还不如去其他学校,小班效果更好”。
徐小平的人生咨询业务要求是一对一的。而他不可能轮番面对成千上万的学生,而一些排不上队的大学生开始在徐的博客中表达不满。老徐每周两到三天接待学生,已经觉得精疲力尽,开始带徒弟培养助手。
他很苦恼:我的咨询如何变成自来水?同学需要它就能出来解决问题。
“我的定位是病理学家而不是医生,找到成功的病毒和挫折的抗体,去启发更多的人。”他认为仔细阅读他的书就能解决大部分问题,但还是有学生不买账。
“学生才不管你是不是上市公司,你教学质量高服务好能为他们提高成绩就选你。”俞敏洪说,如果股市跌到一块钱,我就是个穷光蛋。
而当下,他必须珍惜融来的这一亿多美元的机会。
他的方针是坚持主营业务整合外语市场,探索新的教育发展道路。但原则不能让英语考试培训无限扩张,而是要从进入其他的教育领域着手。他瞄准的是高职,无论是购买兼并还是自己白手起家,新东方都要一试身手。同时在非英语类认证如注册会计师、国家司法考试等考证培训方面全面开花。“要把全世界的钱拿来做好中国的教育。”俞敏洪解释,分红已经落伍,新东方在美国股市不会分红,“上市公司完全可以通过股票交易赚钱”。
面对记者谁将是新东方新的三驾马车的提问,俞敏洪说:“一个学校的项目发展不能靠某一个人的魅力。新东方每个人都是天才人物,都是别人无法替代的。”回答滴水不漏,“群星灿烂”也是新东方近些年的策略。然而,俞承认,自己人文精神的确立是名师熏陶的结果。朱光潜、季羡林,这些大师在北大亲自授课,给了他人性的巨大感召。
无论如何,教育互动式的规律会给迅速崛起的新东方挑战和考验,新东方吃饭的根本动摇了,股市就不那么可靠了,如何解决?是横在俞敏洪面前的新课题。

  □新东方校长:俞敏洪

  胡敏离开新东方的选择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呢?有人说是错误的,因为随着新东方的发展,胡敏待在新东方就可以坐拥亿万身家,根本没有必要白手起家打拼一番;有人认为是正确的,因为新航道的买卖早让胡敏拥有了在新东方该拥有的身家,况且新航道毕竟属于胡敏。不管“俞胡”远近如何,胡敏都是胜利者,追赶中的第二名可以掌握超越第一名的节奏,掌握出击第一名的时机。舆论关于“俞胡”关系的猜测也让胡敏傍上老俞,使新航道傍上新东方扩展了知名度。胡敏看来近期日子不错,博客写得很勤,博文中还能透露自己偶尔当“业余歌手”的感悟。这个小眼睛的湖南男人太深了,你根本琢磨不透他下一步会怎样出手。(2009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