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去的青春,可以爱的人很多

图片 2

图片 1班主任老师李巧和小茜谈心 F8

       
小茜和高宇从小学到初中一直在一个班里,高宇家里兄弟姐妹多,家境不是很好,但是他学习一直很用功。

爱情总是萌芽在混沌中,分不清喜欢还是爱,当经过时间的磨砂后,才有了分离与结合,爱情也会慢慢转化为亲情,但仍然活在挣扎中,因为我们已无法辩解。

图片 2小茜发给李巧的短信 F8

     
记得每次开学高宇都是来学校晚几天,小茜猜想大概他家里没有钱给他报名的原因吧,小茜不太爱说话,是一个比较腼腆的女孩。

——题记

  本报讯(记者 高敏 实习生
王一乔)“李老师,快回来吧!你可以骂我一顿吗?” 这是两个多月前,合川渭沱中学初二年级李巧老师收到的一条短信。当时,她正在参加为期半个月的“国培计划——中西部农村骨干教师培训项目”留守儿童班主任培训。

     
记得小茜上到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一次放学后发现书包里不见了她的铅笔,她和妈妈来到学校找到老师,希望老师问问那个同学拿了她的铅笔,老师在教室特意讲了这件事,没有一个同学承认拿了她的东西。

县一高聚集了全县的精英,是每个刚刚走过中考的学生都渴望进去的理想学校。

  昨天,正在忙着期末考试的李老师跟我们说起了事情的原委。原来,这条短信是她所带班级的一个女生发的。可是,一个学生为什么会给老师发这样的短信?

     
就在下午小茜来到学校,在校门口,她见到高宇,高宇手里拿着小茜的铅笔还给了她,当时的情形就是明摆着他趁着小茜不注意时拿走了她的铅笔。

2008年,伴随着北京奥运的到来,县一高又迎来了一批新生。

  父母出去打工 小茜变成最沉默的人

        这件事小茜一直没有放在心里,只是觉得自己的东西失而复得就很开心。

小茜也可以到这里上学,但她的心里只有难过。

  短信是去年10月26日晚收到的,第二天,结束培训的李老师回到课堂。上课前10分钟,李老师迅速捕捉到一束眼光:怯怯的眼神写满期待,害怕被发现而又渴望被关注…… “想挨骂的就是小茜?”李老师发出邀请:“今天,想请小茜当我的陪练!”

     
很快读到初中,小茜长成了十四岁的大姑娘,他也变成了帅气少年郎,她依旧腼腆害羞,看到男生会不自觉脸发红,她埋头学习,他学习也很认真,经常在班级名列前茅,她也毫不孙色。

曾经在考场上战无不胜的她,却在中考的那一天一反常态的紧张。

  小茜高高的个儿,大大的眼睛,她文字学科很棒,时常还有佳作变成铅字;英语大考小考从未下过140分。但是,数学、物理成绩一塌糊涂。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小茜开始留意高宇,她坐在教室里可以很准确的听到他从外面走进教室的脚步声,记得那年冬天他每天都会穿着一双大头鞋,走起路来声音非常响亮而有力。

她的成绩差了四分,交了两千块钱的择校费。

  小茜刚上初二时,妈妈跟着爸爸去了沿海打工,小茜只有住校,节假日被寄养在大姑家。小茜迅速地拥有了与自己年龄不相称的忧郁:从班里的文艺骨干变成了最沉默的人。想妈妈了也不说,而是学会了谨小慎微地察言观色……  

     
他是班长,他们还是同桌,她喜欢看到他,她发现自己悄悄喜欢上了他,这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那个少年不多情,那个少女不怀春,小茜对异性懵懂的美好感觉藏在心里,八十年代的男女们基本都很封建,也不会跟对方说几句话的。

父亲送她去了学校,这是她第一次离开家这么远。一切安置妥当,父亲就坐车回家了。走的时候,父亲没有过多的叮嘱,只是要她不要有压力,好好照顾自己。天空阴沉着脸,她看着父亲远去的背影,眼角噙满泪花。她默默告诉自己,进县高一定要更加努力。

  她说:没有人像他这样关心过我……

     
有一天大概农历二月二的早上,老师正在上着课,高宇把自己从家里带来的豆豆塞给小茜上衣口袋里,小茜暗自欢喜,但是他们始终没有讲过一句话。

小茜吃过饭,独自一人拿了自带的书去了教室。教室里空无他人,只有讲台上一个刚刚认识的背影,那是一十四班的班主任,她的班主任。她静静地走进教室,找了一处光线好的地方坐了下来,班主任很关心的问了她的一些情况,而后,她摊开书页低头读书,老师在默默地等待着报到的新同学。

  给老师当“陪练”?这是李老师和学生的一种交流办法。每天晚自习前的读报课,瘦弱的李老师会以锻炼的名义,邀请班里一个学生当“陪练”,慢跑过程中,说说笑笑,完成和孩子们的思想交流。  李老师正准备开始说话,就听到了小茜的声音:“老师,我是个坏女孩,我恨死自己了!”

     
高宇长的很帅气,浓眉大眼,学习又好,老师也很器重他,小茜能感觉到班里好多女生都在喜欢着高宇,坐在小茜前面的美艳时不时会转过头来看着高宇笑,她虽然不跟高宇说话,但是她借着转过头跟别人说话的时候可以看到高宇,所以她每次都有意对着高宇笑哈哈的,小茜看在眼里只是不说破而已。

也许是第一印象的缘故,班主任对她格外的关注。军训的时候,天气燥热,那套要穿一周的迷彩服,像水桶和围裙一样,让汗水肆意顺势流淌,只有那顶端正的帽子帮忙遮住了眼前一片强光。但小茜表现的很勇敢,很认真,很勤奋。操场上,一眼望去,是齐刷刷站着军姿的稚气少年,知了时而聒噪,时而安静,像听懂了教官的“一二一”。

  吃惊的李老师用带着笑意的声音问道:“哦?所以你想要老师骂骂你呀?”

       
小茜感到高宇就是班里的白马王子,班里好多同学都在说高宇和文梅是一对儿,因为他们倆个学习都很好,成绩总是不差上下,那时候大家都喜欢这样私下议论他们。

军训结束后,她便成了班里的团支书,班主任很风趣,因为她第一次听到老师说,团支书是要比班长高一级。

  “老师,您知道短信是我发的?”

     
偶然的一次机会高宇给小茜说他喜欢小茜,小茜一直以为大家说的都是真的,就问高宇是不是喜欢文梅,而高宇说只喜欢她,以后的他们也几乎不说话的。

正式上课前的那天晚上自习,老师从静悄悄的教室里把小茜叫出去。有新生来了,老师让她帮助拿东西。

  “你一说话我就知道了。”

     
一年后,高宇选择离开小茜,对于小茜来说那段感情从此化成了句号,爱情还没有开始就宣告了结束,在小茜看来初恋还没有来临就已经夭折。

这个新来的女生就是小柳。

  “老师,我爱上了一个男孩!脑海里全是他的影子,完全不能静下心来学习。我知道早恋是坏孩子才会干的事情,但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和感情。老师,请您骂醒我吧!”小茜语气有点冰冷。

     
小茜在失去高宇的那段日子里独自度过自己的彷徨,每当晚自习课结束,她会静静地仰望着深邃的星空,看着星星眨着眼睛忧伤会袭上心头。

缘分有一种神奇的力量,第二天上课,小柳就坐在她的前面。下课后,她们两个相互交流,才知道,原来是老乡。

  “傻丫头,你的这些想法就像长青春痘一样,是很多孩子在成长过程中都会经历的。能不能告诉老师,是哪个男孩入得了小茜的法眼呢?”

       
在以后的生活里,小茜只要想起来那段感情就会莫名伤怀,想起高宇除了伤感两个字再没有更好的词语,偶尔小茜的梦里会有高宇的身影,随着时间的推移小茜的梦里不再有他,在心里已经把他彻底遗忘,把那段朦胧的少女情怀从记忆深处彻底丢弃。

在陌生的地方,老乡是最亲近的、最有话题的,有时候是距离让两个人走近。于是,两人成了好朋友,形影不离,无话不谈。

  “易宇鹏。”小茜吐出三个字。

       
小茜和高宇在各自的生活中有了自己的另一半,从此他们再无相见,或许在彼此的心里偶尔想起对方会有暖暖的感觉,因为那里面有着青春的美好回忆和触动。

谈话中,她们两个似乎有太多的相似,相同的分差,相同的家庭,相同的乐趣,相同的梦想……

  “物理科代表呀!高瘦、帅气,班里的体育全能明星,数理老师的得意门生,还踏实稳重、乐于助人。这么优秀的男生,连老师们都十分喜欢呢!你也是喜欢他的这些优点吧?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李老师问得很自然。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青葱岁月,在每一段行程中都会有难忘的美好时光,在青春的那块版图里错失了一块,那就是错过,只要曾经来过,内心美好的爱恋是最纯真的拥有,尽管不成熟,但是它却在心间默默搁浅,为逝去的青春祭奠,也为了那段遥远的记忆让青春画上了句号。

之后,小茜主动提出和小柳坐同桌,老师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