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家长再做,与黑幼儿园的

图片 1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郑州市一家公办幼儿园的负责人说,和小学入学不同,公办幼儿园不采用划片入园的方法,只要家长想让孩子上公办幼儿园,就可以努力。最终结果是,公办幼儿园的名额基本上都被有关系的孩子所占,一般工薪家庭的孩子很难挤进去。

  [政府] 给民办幼儿园“补血”  

  也正是看到了这些成绩,陈清霞曾动过给幼儿园“转正”的心思,她给幼儿园置办了消毒柜,让孩子们吃得放心;每周晒被褥,每天给宿舍消毒,让孩子们住得舒心;教学上,在她的督促下,3名老师也很下工夫。陈清霞想,等挣的钱多一些了,就租几间条件好点的、宽敞的房子。

  公办园负责人招生时换手机号

  “现在,这幼儿园真上不起!”张先生向记者抱怨。张先生就职于一家杂志社,月工资2000多元,加上妻子的1200元工资,生活还算有保障。但自从女儿进了幼儿园,张先生一家的生活明显拮据起来。每个月托费750元,加上给孩子报的美术班、舞蹈班、音乐班,哪个班不得几百块钱?逢年过节还得给老师送点东西。“幼儿家长成了‘唐僧肉’。听说幼儿园明年准备涨价,每月托费可能涨到800元。真上不起!”张先生感慨。

  47岁的陈清霞是一所“黑幼儿园”的园长。从2000年至今,幼儿园已经七易园长,她是第七任。2007年10月,陈清霞花了2万块钱,接手了这家幼儿园。

  管城区教体局的吴勤副局长说,由于国家没有把学前教育纳入到义务教育的范围,没有相应的政策支持,所以造成了公办幼儿园建设的不足。2008年,公办幼儿园商城幼儿园建成后,管城区就没有再建设新的公办幼儿园,短期内也没有建公办幼儿园的打算。

图片 1探讨解决“入园难”、“入园贵”的良策
别让家长再做“唐僧肉”

  转正之痛 我们也不愿意姓“黑”

  “要想解决孩子入幼儿园难问题,配套政策一定要先行。”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白智立昨天下午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之所以出现孩子入幼儿园难这一问题,根本原因就是定位出错和政府投入严重不足酿的“祸”,如果政府不及早解决此问题,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此问题会更加突出。

  “入园难”、“入园贵”众所周知,家长抱怨供一个幼儿园孩子几乎抵得上供一个大学生,但不少幼儿园大喊“不赚钱”。怎样从根本上解决“入园难”、“入园贵”?12月11日至12日,在郑州幼儿师范学校举行了郑州市首届民办幼儿园论坛,大家就此热烈探讨。

  核心提示

  人生百年,立于幼学。梁启超先生的这句话不少人耳熟能详,幼儿教育的重要性可见一斑,可为什么还会出现公办幼儿园少,入幼儿园难的问题呢?

  [声音] 公办、民办一视同仁

  “还没有我爱人卖菜挣的钱多。”陈清霞说,如此收入,到什么时候才能租到条件好一点的房子?幼儿园的“转正”遥遥无期。

  白智立说,不久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刘延东在贵州、浙江、北京考察幼儿园时强调,要大力发展公办园,积极扶持民办园,解决好“入园难”问题。这就是很明确的政策导向,幼儿教育是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

  月托费动辄逾千元的“贵族式”幼儿园也在抱怨。“很多人说我们收费太高,但是,一名外教年薪至少就要20万元,5个人就是100万。这些钱总不能我们自己出吧?”郑州市某著名幼儿园负责人“喊冤”。

  而民众对幼儿园的需求是刚性的,于是,众多身份不明的“黑幼儿园”应运而生。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幼儿园] 公办、民办都喊穷

  ●买得起“洋房”,上不起“洋幼儿园”

  想建很难!

  一家不错的民办幼儿园总园长郭宝玲给记者算了一笔账:该园共有500多名学生,每人每月交托费500元。但该园共有教师50余人,月平均工资约为1300元,仅这一项,年支出就近100万元。“教师工资和房租占我们园区开销的很大一部分,再算上水费、电费等,经费非常紧张。工资低留不住好老师,教师队伍不稳定,就会影响教学质量。”郭宝玲说。她希望政府能充分考虑幼儿园教师待遇,为他们购买“五金”。

  8月13日,《入园难拷问教育预见性,老太太排队惊动中央领导》,成为网上的热点新闻。它是说北京一高龄老太太为在幼儿园给重孙争一“席位”,搬起躺椅加入旷日持久的排队大军。

  昨天上午,记者以幼儿家长的身份到郑东新区了解情况。在黄河东路一家幼儿园,该园负责人说,这里每月收费1880元,一次交半年费用,“不过,我们的招生计划5月份就已全部完成了”。

  □记者 吴战朝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幼儿园难道只能望“门”兴叹? 陈晓东 图

  “公办幼儿园虽然有政府拨款,但都是专款专用,分得很细。物价上涨,不少民办园都涨价了,但公办园不能随意涨价,我们每天都在勒紧裤腰带过日子。”郑州金水区一家公办幼儿园负责人表示。

  “有好几个孩子上小学后,都是班上的第一名。”陈清霞说,“一个黑幼儿园,和正规幼儿园不能比环境,不能比师资,也不能比收入,咱能比的,除了成绩还有啥?”

  该区美景天城小区和富田太阳城小区的多位家长说,他们那一大片区域没有一所公办幼儿园,附近有一所民办幼儿园,但每月收费1300多元,很多家长无力承受。其他区情况也大致如此。

  记者从12月2日召开的郑州市人才暨教育工作会上获悉,明年起,郑州将对通过市一级、市示范、省示范幼儿园评估验收的民办幼儿园,分别奖励5万元、10万元和20万元。“政府开始把解决‘入园难’、‘入园贵’的民生问题提到了重要日程。”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学前教育工作委员会常务理事唐豫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