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有实效,你怎么看

图片 3

首先,家长犯难了。孩子推迟半个小时上学,而大部分家长要八点赶到单位上班,那孩子怎么办?送到学校,有的学校不到规定的时间不开校门,孩子放在校门口,怎么放心?更为难的是,下午三点半放学的话,几乎所有的家长都在单位,孩子谁接?接到哪里?家里有老人的,让老人接,家里没有帮手的,怎么办?因此“三点半”现象,曾引发激烈的讨论,各地都在想积极的对策,保证把政策落到实处。不过,到目前为止,实施的地方恐怕不多。

“减负”需要从国家层面来个顶层设计,否则,花样再多的“减负”也是年年“减负”年年“负”。

  但是,课业负担越“减”越重,孩子们真的很可怜:

教育部推迟中小学上学时间,你怎么看?

要想真正“减负”,国家应在教育体制机制上下功夫,要在教育均衡上打攻坚战,要在高考等考试制度上进行改革,要在人才培养体系和评价体系上建立科学完善的制度,要建立全面公正合理的教育评估制度。

  本报评论员  刘凤羽

回答:我来回答这个问题吧。

据《厦门日报》3月12日消息:福建有望推迟中小学早上上课时间!省教育厅近日悄悄在其官方网站上征集大家对推迟中小学早上上学改革的意见。官方并未提出要推迟多久上学,不过,这一举动被认为是福建有望推迟中小学上课时间的一个信号。据说有六成家长赞成推迟中小学早上上课时间。

  报道还显示,缺觉有向低龄化甚至幼儿蔓延的趋势,比如一个5岁孩子就得和中小学生一样,6点多起床忙着上补习班。

但是减少在校时间是否真能为孩子们降低课业负担呢?

中小学生负担重,“减负”当然是势在必行。当前中小学生减负运动的掀起,有着深刻的教育改革思潮背景。这一运动掀起的表面意义是针对中小学生的书包太重、作业太多,从而在根本上打击了儿童的学习兴趣和扼杀了儿童的创造天才;实质上是随着中国政治经济的改革向纵深发展而对教育提出的必然要求,也是拨乱反正、把中小学教育的重点重新摆到少年儿童的天性上来。

  一是学业负担越来越重,体育锻炼缺乏,中小学生体质在体能(弹跳、爆发力、耐力)、心肺功能等方面呈连续下降趋势,而超重与肥胖、近视率上升,令人担忧;二是学业负担扼杀了孩子的创造能力,有关调查显示,中国孩子的想象力排21个国家的倒数第一,创造力排倒数第五。

3、少年强则中国强,教育强则中国强。

但是各地看起来非常热闹的各种改革措施,其实都是一些花哨,实质效果未必真正好,这也正是为什么年年喊“减负”,年年不见真“减负”的根源所在。推迟上课也罢,9点后拒做作业也罢,停止各种竞赛也罢,其实都是在细枝末节上动手术。课程还是那些课程、内容还是那些内容,要学的东西还是那么多。推迟上课了,必然要通过推迟下课把时间找补回来;晚上9点后作业做不完可以拒做,没复习没做完的课业不会自动成为孩子脑中的知识,孩子必然要通过其他的时间其他的方式把知识补回来。

  所以,高考的“指挥棒”不改革,减负就只能成为一场“运动”,难有实效,孩子疲惫的身影不会消除,家长心酸而无奈的面容也不会减少。

回答:下面根本就没有执行好不好。就以我们学校为例吧,每天早上学生6:00就要听铃声起床,6:30分前完成一切内务,6:40开始早读,老师也必须到场,有些老师住在城区,要回来上班必须6:00或5:30后就起床,然后驱车赶回学校。学生正式上课时间是8:10,这种规定已经延续了几十年了。有时又真的不明白学校要这搞死自己,他们真的不明白,学生成绩好坏不是用时间换回来的,你让学生和老师多睡一点,可能成绩会更好,而不是一味的压榨学生和老师的时间,所以以前有规定早读
、午读还有晚读
,曾经一度还想我们晚读回来看学生,现在早读我们都还会回来,午读和晚读我们看都不会看。

首先引起关注的是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部长通道”对“三点半现象”的答记者问。接下来是杭州市上城区和拱墅区的教育主管部门,先后对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作业时间进行控制。其中规定,小学生晚9点以后,初中生晚10点以后,对于未完成的作业可以“拒写”,只需家长签字证明即可。还有就是叫停多项竞赛,华罗庚金杯少年数学邀请赛(“华杯赛”)已确定暂缓举办、备受关注的“学而思杯”今年也不再举办,由培训机构主办的多项数学“杯赛”被紧急叫停。再有就是浙江省、黑龙江省、重庆市多地推迟小学上课时间……各种举措,无疑都在为中小学生“减负”发力。

  据称,学业负担过重是剥夺孩子睡眠的主要因素。近年来,全国中小学生的负担普遍过重,他们背着沉重的书包上学,作业做到深夜,周末和假期又为“赶场”补课疲于奔命……

而且这种情况往往具有扩散性特点,一个班里有几个人通过放学上辅导班成绩有较大提高,其他人就会跟着来,到最后可能全班绝大多数都上辅导班了。这也叫“剧场效应”。

朝三暮四和暮四朝三有区别吗?总量还是那些总量,你减不减,课业负担依然在那里。现在的所谓各种“减负”举措,都是在拆东墙补西壁,不是一种根本的教育体制、教育内容的变革。

  研究发现,缺觉会影响孩子的注意力,且“睡得少”还会引发肥胖,这对孩子的学习和生长发育极为不利。

现在的孩子,课业负担确实有些重。前些天我称量了一下我孩子的书包,整整有十六斤重:其中有字典、各个科目的书、课外书、书包旁边的开水杯……一个小小的书包,如同一个微型的“杂货铺”,孩子小小的身躯如同背着硬壳的蜗牛,看着就让人觉得心疼。虽然我家离学校不远,但每次我都要开电动车把孩子送到校门口,不是我不想让她锻炼,而是因为那个书包实在是太重了!图片 1

最近一段时间“减负”又成为火爆话题。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问题描述:

  或许到那时,孩子们才不会再打着呵欠上课了。

但是,这一规定,在实施的过程中,难度较大。
图片 2

  应试教育下的学业重负,逼着孩子们以牺牲童年、牺牲体质来成就升学梦。但这种“生产线”造就的人才,其身体素质、创造能力真能担当国家和民族未来重任吗?

回答:推迟个毛线,我家小孩现在初一,早上六点起床,六点二十上早自习,晚上九点才下课,怎么睡,还有一堆作业。

  一个新现象是,面对学业重负,一些家长就选择让孩子出国留学,比如最新一期《环球》杂志就说,16岁以下孩子成为留学生力军,躲避升学压力是主要原因。不过更多的家长不具备送孩子出国留学的实力,孩子们仍只能在睡眠与成绩之间做选择题。

据世界卫生组织提供的报告,中国目前近视眼患病人数达到6亿,其中小学生中有40%患有不同程度的近视,初中生达到60%,高中生和大学生达到70%。
图片 3

  而这一切,都是在全国减负“轰轰烈烈”开展了十年的背景下出现的,这是何等的反讽。

提了这么多年,县城级的学校尤其是中学都是七点钟以前就开始上早读了,高中部晚自习普遍都在十点钟以后。而学生和老师在六点钟左右就得起床,就这样还得打冲锋,因为一不小心就会迟到,晚上基本要到十一点以后才能睡觉。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已经提出,“过重的课业负担严重损害儿童少年身心健康”、“把减负落实到中小学教育全过程,促进学生生动活泼学习、健康快乐成长”;《关于开展国家教育体制改革试点的通知》也把“推进素质教育,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业负担”确定为改革试点十大任务之一。在教育体制改革进入深水期的新十年,减负,应该且必须有所建树了。

我们需要的不是东亚病夫似的孩子,而应是身强体健的国之栋梁。少年是祖国的未来,而教育是祖国兴盛的希望。教育应该抓足细节,从点滴做起,比如认真贯彻教育部关于中小学上课时间的规定。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现在出台了这样的规定,下面执行得怎样,可以说完全没有改变,他们强调的是8:00才上课,但学生和老师一样是6:00就要起床,这些规定得起就是形同虚设。

  在孩子的成长、健康、未来面前,历来难有无动于衷者——孩子缺觉,自然让家长心痛、社会忧心。虽然孩子缺觉不是新闻,但近五成中小学生睡眠不足的最新报道,还是再次刺痛了家长和公众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