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托班价格,小饭桌暑期变成辅导班

图片 2

尽管多数家长认为小饭桌和辅导班合二为一的形式很方便,但也对他们的资质感到质疑。记者咨询潍城区教育局了解到,小饭桌代办辅导班应该属于培训类,需要获得教育部门的审批,获得办学许可证后才具备培训资质,否则就属于违规办学。潍城区教育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要获得办学许可证必须拥有300平方房以上教室、五位教师等四项办学条件,工作人员称,“目前的小饭桌基本上都不能通过辅导班办学审核。”

29日中午,记者进到文博学苑,此时正值中午吃饭时间,记者向其中一名工作人员询问办学是否正规时,该工作人员称,“就是个小饭桌,你觉得正规不?”随后,记者又从另外一名刚送完学生的老师处了解到,她是潍坊学院[微博]大一的学生,暑假来这里打工,辅导班会根据谁教的好坏决定工资的多少。

图片 1

在舜和园里类似的辅导班共有四家,四号楼三家,八号楼上还有一家,随后记者在八号楼1单元六楼找到一家名为飞雀教育的培训班,虽然大门紧闭,但是通过门洞还是能看到门内几名学生在走动,摆放着一张办公桌。

舜和园小区门卫说,这个小区里面的辅导班令小区业主们很烦恼,不光是孩子们每天喧哗,而且每天在电梯里上上下下,很多业主都来反映,投诉了好几次了,但是没什么作用”。

不止培训机构会给孩子上课,在记者所走访的小饭桌中,暑假托管也都同样会有课业辅导或艺术培训的内容,例如给要升一年级的孩子教开学后的课程,而辅导老师一般都是兼职甚至经营者自家上学的大学生。

寻着声音,记者来到小区4号楼后,在一楼记者就发现名为文博学苑和阳光乐园培训学校的两个辅导班。此时恰逢辅导班下课时间,很多学生从单元楼内跑出在楼后集合,由老师带领排队离开小区。文博学苑的学生告诉记者,辅导班内共有五个年级的近百名学生,除了一楼有教室以外五楼也是课室,负责辅导语文、数学、英语以及绘画等,中午十一点二十放学,也可以在辅导班内吃午饭。

随后记者走进二单元一楼西户的文博学苑,此时正值中午吃饭时间,一进门就有扑鼻的饭味,小学生们在小饭桌前内吵吵闹闹的等待着老师分发午饭,不时有工作人员喝斥孩子的声音。居民楼的其他房间都摆放满了课桌椅以及黑板,上面随意散放着学生课本。

“暑假的托管班太贵了。”家住诚基中心的赵女士感叹,7月初她给上二年级的孩子在十亩园小区内报了个暑假托管班,想白天把孩子托管在那,不含周末一个月也要1000元,如果要给孩子补课需要另交300元费用,“比平时的托管贵出不少,记得以前也就每个月七八百块钱。”

除了舜和园,周边附近的小区也有不少类似的辅导班,记者在附近的新城花园也发现了类似的辅导班。
(记者 秦昕 李晓东 实习生 王敏)

暑假开始,不少学校周边的小饭桌又开始忙碌起来,不光负责孩子吃饭睡觉,还打出辅导学生作业、上课教学、特长等培训的广告,摇身一变成了辅导班。29日,记者走进潍城区经济开发区豪德小学对面舜和园小区内发现,一栋居民楼就有三家这样的“辅导班”。

图片 2
历山路社区的暑假托管班,义工老师在教孩子礼仪。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于悦摄

工作人员自问 “就是小饭桌,你说正规不?”

工作人员自问 “就是小饭桌,你说正规不?”

无论小饭桌还是培训机构,饮食、人身安全和教学质量都是家长最关心的问题,但现实是,多数家庭作坊式的小饭桌并无托管资质,孩子受伤、食物中毒等事件也屡屡出现。本报曾报道过8岁男孩在槐荫区一家小饭桌磕掉门牙十年补不了一事,今年4月保定市一小学附近小饭桌发生46个孩子集体亚硝酸盐中毒,5月山东五莲县西楼村出现一托管班老师使用擀面杖击打学生,造成1死3伤。

29日中午,记者进到文博学苑,此时正值中午吃饭时间,记者向其中一名工作人员询问办学是否正规时,该工作人员称,“就是个小饭桌,你觉得正规不?”随后,记者又从另外一名刚送完学生的老师处了解到,她是潍坊学院[微博]大一的学生,暑假来这里打工,辅导班会根据谁教的好坏决定工资的多少。

尽管多数家长认为小饭桌和辅导班合二为一的形式很方便,但也对他们的资质感到质疑。记者咨询潍城区教育局了解到,小饭桌代办辅导班应该属于培训类,需要获得教育部门的审批,获得办学许可证后才具备培训资质,否则就属于违规办学。潍城区教育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要获得办学许可证必须拥有300平方房以上教室、五位教师等四项办学条件,工作人员称,“目前的小饭桌基本上都不能通过辅导班办学审核。”

十亩园小区内的小饭桌分布十分密集,约有20多家,记者走访、致电了其中十几家,得知有一半经营者都在暑假开了托管班,每月价格则分布在600元到1600多元之间,多数都在900元以上。

随后记者走进二单元一楼西户的文博学苑,此时正值中午吃饭时间,一进门就有扑鼻的饭味,小学生们在小饭桌前内吵吵闹闹的等待着老师分发午饭,不时有工作人员喝斥孩子的声音。居民楼的其他房间都摆放满了课桌椅以及黑板,上面随意散放着学生课本。

寻着声音,记者来到小区4号楼后,在一楼记者就发现名为文博学苑和阳光乐园培训学校的两个辅导班。此时恰逢辅导班下课时间,很多学生从单元楼内跑出在楼后集合,由老师带领排队离开小区。文博学苑的学生告诉记者,辅导班内共有五个年级的近百名学生,除了一楼有教室以外五楼也是课室,负责辅导语文、数学、英语以及绘画等,中午十一点二十放学,也可以在辅导班内吃午饭。

暑假托管班价差大,贵的一个假期近6000元

舜和园小区门卫说,这个小区里面的辅导班令小区业主们很烦恼,不光是孩子们每天喧哗,而且每天在电梯里上上下下,很多业主都来反映,投诉了好几次了,但是没什么作用”。

在舜和园里类似的辅导班共有四家,四号楼三家,八号楼上还有一家,随后记者在八号楼1单元六楼找到一家名为飞雀教育的培训班,虽然大门紧闭,但是通过门洞还是能看到门内几名学生在走动,摆放着一张办公桌。

如今越来越多的私人机构开办夏令营活动,像篮球、游学、军训甚至心理夏令营都层出不穷,价格也不便宜,一家名为“未来外交官双语夏令营”的项目,一星期每人就收4350元。据观察,今年有的小饭桌也策划了夏令营项目,棋盘街小学附近一家每月收费1500元的小饭桌,除了开设每月1080元的书法班,今年暑假还准备由老师带着孩子去龙口和蓬莱旅游,时长五天四夜,每个孩子收980元,“第一次做这种活动,夏令营很锻炼孩子能力,而且4个老师带15个孩子,安全方面可以放心,我们开了五六年了。”负责人说。